系統公告
個人檔案
個人圖檔
ID:vivi1127
暱稱:~°..☆°元氣小點點☆.·°~
地區:高雄市

熱情贊助
vivi1127的最近文章發表
vivi1127的最新的回應
  • 目前沒有留言
人氣指數
當日人次:
累積人次:
我推薦誰
好時光貼曆
誰推薦我
誰來我家
RSS 訂閱
RSS2
ATOM
其它資訊
本部落所刊登之內容,皆由作者個人所提供,不代表 yam天空部落 本身立場。
POWERED BY
POWERED BY
會員登入免費註冊
April 11, 2006

文 / 勵馨電子報第325期


生命的傷口創痛會因為傾聽和陪伴而移轉到另一個人心裡嗎?

「會!」專業的助人者要肯定地回答你。在諮商室中,專業助人者陪伴不同的個案面對生命的重大創痛,期間,巨大的負面情緒和能量,隨著陪伴,慢慢成為助人工作者生活的一部份。於是,個案的境遇出現在入睡後的夢境中,只是主角換成了自己;於是,當走出諮商室,回到自己的生活裡,深深的悲傷與沮喪仍如影隨形。


於是,個案生命裡的傷口可能在無形中漸漸移植到了專業助人者身上,他們承載著如無底深淵般的負面能量。這些反應,在專業的諮商術語裡稱作「替代性創傷」。勵馨基會指出,勵馨基金會第一線助人工作,常陪伴性侵害、家暴的倖存者,她們對異性的恐懼,或轉為敵意,可能成為助人者的「替代性創傷」。

勵馨基金會蒲公英治療中心駐會顧問,也是長期從事專業助人者的成長工作的梁信惠博士表示,替代性創傷是「一種助人者內在經驗的轉變或轉化,是同理投入於案主創傷題材所產生的結果。」她更進一步呼籲,大家應多多重視專業助人者的替代性創傷,讓他們有繼續服務下去的勇氣與力量。

勵馨紀金會執行長紀惠容指出,雖然在專業助人工作上,勵馨一直深受外界肯定,今年由內政部主辦「95年度社會工作專業人員表揚大會」中,勵馨基金會推薦5名員工參與『服務績優類』表揚,經學者專家審查全部獲獎。但是在助人專業的路上,專業的充電成長仍是不可或缺的。助人者的專業被看見,需求也應該被重視。

紀惠容進一步表示,勵馨的「蒲公英飛揚計畫」將會投注更多的心力在「蒲公英治療中心」北、中、南、東各據點的拓展,期望在受性侵個案的在心理復原路上,可以獲得更多的協助。這是一個需要長久投入的服務,勵馨也會以此為使命持續努力,而今年會將重點放在協助受性侵的孩子上。這些服務,都有賴於專業而充滿能量的專業助人者,所以正視專業助人者的「替代性創傷」並給予協助,是對個案的另一種協助。

勵馨蒲公英創傷治療中心魏諮商師表示,在諮商的過程個案的故事會在夢中出現,使她半夜從夢中驚醒,帶給她長時間的的焦躁與不安,這些擔心與挫折讓她開始懷疑自己的能力。一直到到意識到自己的生活已被諮商工作深深影響,她去找督導談,重新整理這過程,也重新找到力量和勇氣。她逐漸明白,雖然能做的只是盡力,可是至少個案再重回生命傷痛回憶時她和個案是在一起的。當魏諮商師明白了自己的處境,也開始看見個案也在過程中展現令人感動的復原能量。

另一位鄧諮商師則說到,她從事專業助人工作10多年,照理說應該像一位急診室裡的醫師,可以理性、冷靜面對各種狀況。可是每當她面對個案,那些因為受性侵害而有過深深傷痛的心靈,她就知道除了理性,更需要一種溫暖的同理,那種同理是需要個人感受的。許多時候,她會因為個案所遭遇的重大創傷而感到巨大的憤怒與悲傷,可是這些心情基於專業倫理,無法在諮商室之外的地方被談論,以致於形成壓迫人的痛苦。後來她也找了督導是檢視這痛苦,漸漸發現因為傷痛或是因為傾聽傷痛所帶來的痛苦不完全是負面的,也可能成為往復原路上的成長力量。當她幫助自己看見,也就同時看見了個案在面對傷痛時動人的生命力。

瑞士商菲利普莫里斯股份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公共事務總監傅本君表示,在企業社會責任中聽見專業助人者長期被忽略的聲音,率先支持捐助8萬美元給勵馨基金會蒲公英治療中心。她很高興在「蒲公英飛揚計畫」這個需要投注龐大資源的計畫中,可以成為的第一個贊助單位。

蒲公英創傷治療服務基金將用於拓展服務據點、用於對心靈創傷個案的直接諮商、用於專業助人者的成長等方面,而菲利普莫里斯選擇透過協助專業助人者的專業成長來參與這個計畫,期望讓公益的力量,如同蒲公英的種子般,隨著眾人的參與和關懷,散佈到社會的每一個角落。這筆錢將運用於第一線諮商員、社工員的「充電」計畫及專業督導,共支持450人次的專業訓練以及600人次的專業督導,另外,還包含九個梯次的成長和治療團體,可再幫助150位的婦幼。

有別一般企業體只看見諮商最末端的個案,這次菲利普莫里斯看見了助人者更深切的需求。在「蒲公英飛揚計畫」的長期方案中,菲利普莫里斯從協助專業助人者成長切入,期待透過拋磚引玉的動作,帶動大家一起關心這群在受創個案背後,幫助漫漫復原歷程的專業助人者。



什麼是「替代性創傷」?

作者:梁信惠(勵馨蒲公英治療中心駐會顧問)

我很高興能以一位在臨床心理領域工作多年的專家身份來與大家報告心理專業助人工作者的替代性創傷。替代性創傷的英文叫做Vicarious Traumatization。鍾思嘉教授於「專業助人者的替代性創傷與因應策略」一文中指出,Pearlman和Saakvitne(1995),替代性創傷的定義是「一種助人者內在經驗的轉變(transformation),是同理投入(empathic engagement)於案主的創傷題材所產生的結果。」

本人自1999年回國後,致力於協助心理專業者的成長與心理適應,前後開了不少工作坊,也做過許多團體督導或個案研討,個別督導,並給很多心理專業者做個人心理療程。我深深感受到我們如果要有效的處理個案的心理創傷,對於專業助人者的替代性創傷就應多加關心與注意。

記得多年前我在美國明尼蘇達州的法院擔任臨床心理師,一位女同事告訴我,她之前是在一個青少年中途之家工作,二年之後就無法繼續做下去。她說她是”burn-out”了。燒盡了,亦即是心力耗損,是完全枯竭了。中文翻譯為崩潰。她又說大部分的人在做直接助人服務的兩年後,都會burn-out的。現在想起來,應該是經歷替代性創傷的結果了。

我又想到另一位在法庭兼職的同事,有一天她臉色蒼白的進入辦公室,她說她的個案有一位自殺了。她的沮喪持續了好久。這是另一個替代性創傷的例子。我們專業助人者,在實務工作中,都會多多少少投入個案的創傷中,會同理他們,也會與他們一同承擔創傷的心理層面,並且找盡方法來幫忙解決他們的創傷議題。由於大部分承受嚴重創傷的個案,特別是性侵害或是被強暴的個案,幫助她們復原的歷程大部分是冗長的,常常無法馬上看到正面的改變,這帶給助人者極大的衝擊或者挫折。如果沒有適當的督導或扶持,助人者很難持續長期的熱忱與積極。甚至,他們原先投入助人者的動機也可能受到嚴重的影響。

當我們注重受害者或創傷者的議題時,我們也必須同時注重心理助人者的替代性創傷;為了避免助人者的”burn-out”,我認為除了供給好一些的工作環境及待遇之外,最重要的是讓這些辛苦的助人者有良好的在職訓練與教育,並且有適當的督導與支持。這是刻不容緩的事情。

以勵馨為例,除了台北蒲公英治療中心有定期的督導及讀書會外,其他各地區在這方面的資源有限。這可能也是因為人力與財力的問題。

因此,我在此鄭重呼籲,請大家多多重視助人者替代性創傷的議題,讓所有的心理助人者,可以有永續服務下去的勇氣與力量!願上帝祝福大家及每一位助人工作者!

引用 (你可以針對此文寫一篇屬於自己的blog/想法,並給作者一個通告)
引用
留言 (0筆)
發表你的留言 (字數限制 最多 2000 個中文字)
Name:






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