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個人檔案
個人圖檔
ID:sanxian
暱稱:三弦
地區:雲林縣

贊助商連結
人氣指數
當日人次:
累積人次:
我推薦誰
誰推薦我
誰來我家
好時光貼曆
RSS 訂閱
RSS2
ATOM
其它資訊
本部落所刊登之內容,皆由作者個人所提供,不代表 yam天空部落 本身立場。
POWERED BY
POWERED BY
會員登入免費註冊
February 28, 2007
林家的族譜
我姓林,是出生在越南的柬埔寨(高棉)華僑
據說我外公是泰國人,據說身上我有八分之一的泰國血統,據說據說,就是沒根據的亂說
而我的祖先中,還有一個在歷史上不大不小的名人
我輾轉由幾本書中,找尋到了我生命的源頭
那個愛冒險的老廉頗,從中國最南方一路征戰到中國的最北方的老兵,越過了一片汪洋,抵達不可知的異鄉,影響了中國、俄羅斯、柬埔寨、越南,四個國家的命運,卻被埋沒在歷史中的英雄。

我的族譜上,有個很遠很遠的祖先,他叫林興珠

看過金庸鹿鼎記的人應該不陌生這個名字
沒錯,就是陳近南手下大將,曾用地堂刀法大破荷蘭鬼子,後來還參與了雅薩克之役的林興珠
小說家的內容難免有些誇大不實,但藤牌兵大破俄軍的事蹟卻是真有其事
廣陽雜記有記載到康熙二十三年冬,康熙帝在北京景山召見先祖的故事,康熙詢問先祖對付火器的方法,先祖回答:「唯滾被為第一」康熙問滾被為何物,先祖回答:「就是一般人家裡的棉被」康熙不相信,笑著問:「為何棉被能抵禦火器?」。先祖回答:「柔能克剛」,還仔細解說了進退閃避的方法,康熙最後再問,除了棉被,還有什麼可以阻擋火器的方法?先祖再回答「滾牌」,隨後在康熙面前表演,當時先祖年紀已大,拿起滾牌來,仍是威不可當,看看以下的記載:「興珠年老,然持藤牌而舞,辟易萬夫,前躍八尺,後退一丈,不可敵也」康熙帝「命善射者數人,以雹投射之,數發皆不能中」

年紀這麼大了,還這麼能動,想想我真是愧對先人啊

後來康熙特地為他設立了一支福建藤牌兵部隊,參與了雅薩克戰役。(主要是從山東、山西、河南,召集原本安插於當地墾荒的福建投誠官兵組成)
清史稿:康熙二十四年2月,詔「命都統公彭春等率師剿撫羅剎。」「命鑾儀使候林興珠等率藤牌兵會剿羅剎」,並特詔:「林興珠曾效力行間,且系侯爵,其令參贊軍務,彭春等善視之」 由此可見康熙對先祖是如何的重視了

先祖也沒讓康熙失望,看看同出於清史稿的記載
同年五月二十五日
沙俄援兵乘船從黑龍江上游順流而下,欲與城中守兵會合,先祖率福建藤牌兵還擊於江中,「眾裸而下水,冒藤牌於頂,持片刀以進,羅剎眾見之,驚所未見,呼曰:大帽韃子,眾皆在水,火器無所施,而藤牌蔽其首,槍矢不能入,以長刃掠牌上,皆折,殺傷大半,餘眾潰而逸,興珠不喪一人」
隔年六月初八,福建藤牌兵佔領城南土阜,「遇敵伏兵,又大敗之,即于土阜設伏兵固守」,「敵出拒,擊敗之,斬額里克舍」
真是好英雄,好氣概
這樣的英雄人物,又怎會淪落到東南亞的一角,成為我這個不成材子弟的祖先呢?

可惜的是,先祖終究是鄭氏降臣,雖被封高官厚爵,總是心懷揣揣,尤其藤牌兵猛勇,康熙雖然聖明,朝中大臣終究忌憚,兵部尚書明珠就曾經給過康熙這樣一個奏折:「上待邊防降臣,恩寵已加,不宜復領重兵陳近,變生肘腋之間,不可不防。」
先祖也知道自己的處境,於是用了幾年時間,籌畫了這場改變家族百年命運的大遷徙。

時間是康熙二十八年,康熙第二次南巡還沒回來

根據「海外英傑錄」的記載,先祖告病在家,趁著朝廷沒注意的時候,召集了自己一手訓練起來的藤牌兵,向他們宣告:「我本布衣,先受鄭氏厚恩,拔於一軍之中、、、、今為清臣,心不自安,欲掛冠求去,諸君願從我著隨之,不願從者自去。」於是「眾人大譁,底下早伏有細作,即鼓譟曰:我等願隨候爺。藤牌兵中本有些從台灣跟到京城的舊部,一無牽掛,又與林興珠關係匪淺,怕之後受到牽連,不如跟了去,便也隨聲附和,一時聲勢震天,除了些膽小老成的,十有八九倒是願意的」

海外英傑錄雖然記載著:「清點人數,那些藤牌兵連同家眷,竟有四、五千人之多。」但我想數千人的移動,還沒出城門,只怕早被攔下來了,朝廷裡頭既然有人對先祖忌憚,他的一舉一動就不可能不被監視,再說,藤牌兵本來就是小編制部隊,人數不過五百,除了部分是從台灣就跟著林興珠來到京城的,就是從山東、山西、河南三地招來的福建投誠官兵,這些人從福建來到屯墾地,已經是跋山涉水,後來又被召集到京城,時間不過四、五年,未必都已成家立業,無親無戚的,哪來這麼多人。但將近千人是有可能的,先祖命他們化整為零,分批出城,然後在北京城外十五里集合,隨即收拾細軟,隔日清晨一早便輕裝帶著家人,以拜祭祖先為名,一去不返,有道是「脫去金鉤走螯魚,搖頭擺尾不再來」等到先祖的死對頭明珠發現時,已經過了四天了。

這可不是一件小事情,一位候爺突然失了蹤,連帶著整團的藤牌兵都不見,康熙要是回來,明珠這個兵部尚書要怎麼交代?明珠立刻派人去追,本來以為藤牌兵多是福建人,這次大規模叛逃不是逃回福建,就是準備回到台灣,於是明珠又派人快馬密令給當時的閩浙總督覺羅滿保要他中途截擊林興珠。

結果是撲了個空

先祖並沒有回到福建,而是走水路沿長江進入雲南,然後從雲南轉珠江從廣東出海。別忘了先祖的出身是跟著國姓爺的,走水路可是比走陸路更加慣熟,海外英傑錄寫著「大船駛到了雲南,林興珠著令眾人下船,眾人訝異曰:怎麼不回福建嗎?林興珠答:到得福建也還是天子腳邊,怎麼回得去。直唬的眾人面面相覷:不回福建去哪啊?難不成候爺你想留在雲南當平西王嗎?林興珠曰:平西王是當不得了,倒要學學國姓爺。眾人猜不著候爺的盤算,一時作聲不得。」

大船換小船,小船再換大船,船隻在廣東遭遇了一場大風暴,折了些人,出海後大船往西,歷經幾番波折,總算在柬埔寨的西南方(約在現今的西哈努克市,原名磅遜港,我老爸開工廠的地方)上了岸。

是的,先祖的打算是開出一片自己的新天地,而非祇是在國內作個亡命徒,至於清廷那邊,康熙回朝後,明珠立刻上了一道奏折,說先祖年老力衰,在康熙出遊期間病逝府中,死前遺願遷葬回祖籍福建,當時明珠權勢熏天,這樣一個瞞天過海之計,竟然也給他胡混過關,康熙自是哀痛不已。下命准奏,幸好當時康熙沒要求去拜祭一下,不然真不知明珠要怎樣收場

先祖到了柬埔寨後,並不是就此安家立業,一帆風順,海外英傑錄說先祖上岸的地方只有茹毛飲血的土著,不但沒有文字,甚至連語言都沒有,當地土著與先祖有過數次的小規模地方性戰爭,結果當然是先祖英雄無敵,殺的當地土著拋骨棄毛(書上說當地土著不會鍊製金屬槍頭,以削尖的大腿骨當武器,身上穿著動物毛皮,真是鬼扯到了極點)。總之中國人寫中國人,在上國文化面前,爾等小邦自然要俯首稱臣,書中土著們被打的七零八落後被先祖感化,成為先祖屬民,學習中原文字語言,我想這段並不足採信,當時柬埔寨是越南的屬國,應有相當的政經規模,一次偶然的機會下,我找到一本清人劉若珍所著的「西行奇見聞」,這裡面的記載應該比較接近事實

西行奇見聞一書對泰、越、柬一地的風土人情有著詳細但不盡實的記載,比起山海經來未必高明到哪去,有些東西我們看看即可,有些東西卻頗值得參考。書上有提到這批海上來的不速之客

「曾聞安南西屬(指越南西方的屬國,即柬埔寨)有異人自海上入,劃地為界,乃不能制,(求)援於安南,(安南)王怪其無禮,遣軍擊之,異人手持墨棉,兵刃不能損,以火觸之即燃。曾擒之,與其談,語不能通也,鏖戰經月,不可復制,安南國王遣使與談,約以(互)不(相)擾。因其為首者名「拎主」故當地稱兩地之界為【拎邊】。」

察覺到有趣的地方了嗎?

首先,異人手上的「墨棉」就是藤牌軍的藤牌,當時藤牌軍的藤牌外面就是包著一團厚棉被,這是先祖與康熙討論過後設計的,康熙還曾下令撥棉被給藤牌軍「雙層者加舊棉一層,單層者加舊棉兩層,堅固可用(清史稿)」連俄羅斯的大刀都砍不壞的盾牌,安南國王的刀當然也傷他不得,所以觸火即燃,那也是因為包著棉被的關係,至於為什麼是黑的?想想他們的旅程,應該也不難理解。
再來是他們的首領「拎主」,念起來有沒有一點感覺?如果沒有,多念幾次,念快一點,拎主拎主拎主拎主拎主拎主林興珠?

是的,「拎主」就是「林興珠」的誤音。我想,這不會只是個巧合。

後來先祖所帶過去的新移民在那裡落地生根,新移民不只帶來戰爭,同時也帶來了屬於中國的各種工業、紡織手藝,「拎邊」出乎意料之外的急速蓬勃發展,漸漸成為柬埔寨的經濟與文化中心,新移民也開始學習當地的語言,與當地人通婚,跟歷史上許多其他的新移民一樣,血緣的融合讓他們漸漸遺忘了過去,唯一留下的,是我家那張老舊的族譜。以及同樣因為誤音造成,現今已沒多少人知道出處的柬埔寨首都「金邊(Phnom Penh)」

看完了這段悠久的歷史追朔了嗎?
如果你看完了,那請千萬不要漏看我最後這一段結語



















































如果你相信這篇文章,並讚嘆我的出身如此不凡
那證明兩件事情
第一:你要重新研習清史
第二:你要小心詐騙集團
這篇文章,從頭到尾都是瞎掰鬼扯的,是我某天突發奇想,為了矇騙某位小女孩所編造出來的故事
所以,千萬千萬不要把他當真

謝謝大家

三弦 雲林虎尾貓窩
引用 (你可以針對此文寫一篇屬於自己的blog/想法,並給作者一個通告)
引用
留言 (11筆)
1.
呃 了不起....
ethsk Apr 6, 2007 留言 |
2.
Q口Q。。。被骗了。。。。|||||
挂遍千里麥相逢 於 Apr 10, 2007 留言 |
3.
嗯哼~~

說到族譜!

害我那麼認真的看,努力的想,結果竟然只是晃子一篇~~

讓我又有深深的感覺:

編劇,也可以去做詐騙集團的軍師!

還有....我的歷史早就還給那些古人了!

誰理他啊?!

lilyer Apr 17, 2007 留言 |
4.
你這篇家譜....

頗有九把刀的感覺阿

極度唬爛....

不過我倒蠻喜歡廉頗那段的

\"廉\"音近似\"林\"是吧...

匿名 於 Apr 19, 2007 留言 |
5.
....(O_O?)

....(O口O)

.....( OoO)

.....(O▽O)

.....(O_O?)




.....(-皿-##)!!!!!!!

又一個小男孩的無知感情被玩弄了(淚)
TF 於 Sep 25, 2007 留言 |
6.
正暗自讚嘆三弦有這樣令人驚奇滴來歷
想不到是唬弄人,囧(傻眼中)
哈~~果然是適合當神棍及政客最佳的人選
衛無私:「天眼之下,罪惡難容,正氣無私,典刑法宗。」
三弦泥就伏罪吧!刑罰:禁食一星期的下午茶吧!...(哈哈哈)
雷公仔點心 於 Oct 5, 2007 留言 |
7.
當編劇的想當然耳想像力一定要豐富
否則,哪來的劇情可編
所以,看到開頭就知道是在用"編"的
只是佩服您的功力,我想應該可跟金庸比賽了
ssher 於 Dec 30, 2007 留言 |
8.
您好
剛知道這個地方的時候,就決定要找時間全部逛完
我第一篇看的是「總有那麼一天」
裡面有句「相信這句話的人,一定沒搞清楚我的職業」
於是看到一半的時候,這句話就先浮現在我腦海了XD
FELVA Jan 5, 2008 留言 |
9.
被骗的不是太太吧..
蝴蝶 於 Mar 7, 2008 留言 |
10.
今天逛了半夜= =||(換說有一半是在不停的刷新啊,為什米在大陸的某人看個東西要這么辛苦T T)~~~
然後到這裡,總算知道某人的風格,直接跳到最後一段~~~
望著月亮感嘆,我真是無比睿智的人啊~~~

喜歡嫂子的手刀,在其威力下繼續唬爛吧!!!



看博看到天亮要留個印記的某只
蘭舟 於 Aug 21, 2008 留言 |
11.
恩 幸好俺只看少字的段落
藍仔 於 Jan 10, 2009 留言 |
發表你的留言 (字數限制 最多 2000 個中文字)
Name:






內容: